按照1911年9月下旬,革命党人在文学社、共进会的结合会议上一致作出的决意:武昌起义后的第二天,两党的主干、各方负责人,都要到湖北咨议局去举办会议,商酌竖立新政权的大计。

于是在10月11日的清晨,苦战一夜的起义师又马一直蹄赶到武昌,将湖北咨议局“据为总司令处”,又安置了一番:大门铁栅栏前吊挂上两面红底黑色九角旗,点缀着黄色十八星;又放置十二名起烈士兵,精力充沛,持枪庇护在门前的旗下。

待到10月11日上午,各方代表陆续赶来湖北咨议局介入会议的时候,谋划、批示提议起义的首要向导人,刘公被阻在汉口;孙武受伤,在病院接管治疗;蒋翊武与刘复基等人于9日晚为清廷捕捉,被羁押在警察局花圃,后来蒋翊武逃出,脱离武昌;刘复基牺牲;黄兴、宋教仁等未到。

据共进会首要负责人之一的李作栋后往返忆,先是蔡济民跟人人讲:如今起义已经初步成功了,当下最要紧就是组织新当局,不克群龙无首,本来推定的人选眼下都不在武昌,我们得再选举一个年高德劭、为全国所知的人,才能呼吁世界,省得被人说是“叛乱闹事”,被人小看了去。

于是,先有人武士介绍汤化龙(原咨议局议长)。汤“未有绝对拒绝意”(据李廉方:《辛亥武昌首义记》),汤化龙的儿女亲家胡瑞霖反而觉着革命“成败尚未可知”,于是说,如今是戎行起来革命,汤化龙是咨议局议长,未便向导,最好是在戎行里推选出一个有声望的人来。随后,才又有人提议选举黎元洪。

这时候刘赓藻第一个亮相,说是已经获得了切实的新闻,知道他隐藏的处所,“若是人人必然要找他,我愿介绍前去”(另也有人称是刘赓藻首先提议选举黎元洪的)。革命军中拥有话语权的,也都透露附议。

于是在11日的下昼,受总司令处托付,蔡济民、刘赓藻前去请黎元洪与会。

两人先是到了黎元洪的参谋刘文吉家中,本来黎元洪已经被起义师士兵带走,在吴兆麟所据的楚望台,两人又转到楚望台,与吴兆麟等一路拥着黎元洪到咨议局,介入会议。

黎元洪抵达咨议局约在11日下昼,到了,会议再次举办。

蔡济民同吴兆麟交流一下定见,然后正式提议,选举黎元洪为都督,汤化龙负责民事。蔡济民说,"两公为湖北人望,革命必然轻易成功 。"黎元洪却谢绝说,"此事体太大,务要慎重, 我不克胜都督之任,请你们另举贤良 。"于是退出会场。

与会的革命党人一片哗然,如张振武说,“黎元洪不识抬举 ,爽性此外找人。”这会此外又有人说,此时不外临时行使黎元洪这个名声。于是,便将黎元洪软禁了起来。

随后黎元洪被推选为都督的说法,很快便传开了。隐藏在城内的旧军军官,如杜锡钧、何锡蕃等也陆续前来投奔,不少武昌城内颇有些声望的政客,也前来倚赖;黎元洪的亲信更是纷纷投奔而来,甚至有人以黄袍加身, 逆之不祥”为喻,劝黎元洪抉择。

此时跑是跑不了了,黎元洪也只能勉将就强接管了都督之职,却消极处之,以观事势成长。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 » 武昌起义后,被革命的对象黎元洪,怎么又成了革命军政府都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