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苏军涂满标语的国会大厦。

地堡内散落的物品。

地堡皮相已经是废墟一片。

地堡现场。

掉在地上的希特勒雕像。

俄军士兵起劲搬动一个伟大的铜质纳粹鹰徽章。

二战时代,经由盟军的轰炸,希特勒在帝国总理府下面用来安身的地堡几乎成为废墟。1945年4月30日,希特勒和布劳恩在那边竣事了他们的生命。图为希特勒就坐在照片中的沙发上开枪自杀,上面还有血迹。

范迪维尔特记录战争中的德国首都柏林时写道:“柏林几乎每一座有名的建筑都是一片破败情景。我走过好几条街都看不到一个活人,除了灭亡的幽静,什么也听不见;除了灭亡的恶臭,什么也闻不到。”图为希特勒与其情妇爱娃。

国会大厦内部。

门锁。

盟军攻下柏林后,威廉范迪维尔特是第一个获准进入地下室摄影的西方摄影师。范迪维尔特说:“其时只有一根蜡烛照明,这些照片都是在阴郁中拍摄的。”图为希特勒帝国总理府的地下批示中心,他在这里自杀。

进口。

苏军在地堡里。

苏军在勘探地堡外部。

希特勒与其情妇爱娃。

一顶镶有骷髅头徽章的军帽已经发霉,这张照片系首次发布。

斗争后的柏林陌头。

照片真实还原了汗青场景,令人赞叹,个中不少都是首次公开,流露了更多细节。图为地堡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