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50年代,一位英国的领事在西亚两河流域的乌尔遗址上发掘出了一些文物,其中有些圆筒状的陶器,上面刻有楔形文字符号。另外,还有一条通向特尔一穆伽雅尔的通道等。当时,他的发现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却引发了一名考古学家的好奇。

此人在一遗址上发掘出刻有文字的陶器,考古家进入古墓后惊呆

1911年的一天,三位年轻的英国考古学家在闲聊中提起了西亚那些激动人心的考古发现,那位英国领事的发掘成果也被他们提及。其中一位名叫伦纳德·伍利的考古学家听了后,立即想起了《圣经》对乌尔城的描述乌尔是座美丽的城市,许多商人和学者都居住在那里,亚伯拉罕也住在这个城市的一所舒适的房屋里。市民在美丽的亚述庙塔里膜拜月亮女神。

凭借职业的敏感,伍利意识到:如果古老的《圣经》记录的故事是真实的,那么古老的乌尔城遗址应该就在这个地方。事不宜迟,伍利很快组织了一支精明强干的考古队。事实证明,伍利的判断十分正确,当他们开挖不到一小时,一些历史文物就出现了。

此人在一遗址上发掘出刻有文字的陶器,考古家进入古墓后惊呆

这些历史文物出土的地方,位于乌尔城西北接近地表的位置,那里有一个大圣区的围墙将神庙、宫殿及其附属建筑都围了起来。在那里,伍利的考古队发掘出了些用黏土和石头制成的罐子,还有以铜为原料制成的各种工具,以及一些黄金念珠、红宝石念珠和天青石念珠等。这些都是古代坟墓里的陪葬品。

陪葬品的出现证明了这个地方确实存在着极有发掘价值的古墓。为了更好地发掘这些墓穴,伍利又回去做了精心的准备。几年后,古墓的发掘工作正式开始,一座座古墓相继重现在阳光下。随着发掘工作的深入,伍利越发觉得这些古墓并不是一般的坟墓,很可能是乌而王的王陵。到1931年,考古队共发掘了1850座坟墓,其中有16座是王族墓室。

重见天日的乌尔陵墓,是勤劳智慧的东方人在漫长的历史时期中创造出来始文明杰作,将今日的人们带回到了那个激动人心的古老世界

此人在一遗址上发掘出刻有文字的陶器,考古家进入古墓后惊呆

王族坟墓主要的建筑材料是石块,因而墓顶、墓身和墓基都是用石块建成的。墓顶呈圆拱形,有一个或一个以上的墓室。墓室则位于地面之下,它仅通过一条陡峭的坡道与地面连接。墓内随葬品丰富多样,与一般市民的墓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说明那时乌尔城的私有制、王族特权已经出现很长时间了。

在整个发掘过程中,最让人吃惊的发现在于这些坟墓中有大量殉葬者的尸骨。考古队在一个国王墓中看到男人和妇女的尸体堆满了墓穴。他们似乎是被人带到这里,然后在他们站立的地方被人杀死的。

还有一些头戴铜盔、手拿长矛的士兵人殉,他们都倒在了通向墓室的陡坡下方。正对着墓室尽头的是9位宫女,她们戴着华丽的黄金头饰。入口的前方并列着2辆四轮大车,大车由系在一起的3头牛拉着,驾车人的遗骸横卧在车上,而在牛头附近则有牛夫的遗骨。

此人在一遗址上发掘出刻有文字的陶器,考古家进入古墓后惊呆

这样的场景已经让考古队员们不寒而栗了,谁知后来在淑巴德女王墓穴中出现的场景更让人触目惊心陵墓里几乎到处都是殉葬者的尸骨!

在陵墓的过道内,专家们找到了几个侍卫的头颅。在漫长岁月的侵蚀下,它们已经变得腐朽不堪,只有散落在身旁的铜盔铜矛,还在提醒着人们他们曾经拥有的辉煌。在这个墓穴当中,还有许多的宫女身着礼服沿着墓壁排成几列坐着死去。在这个宫女队伍的尽头,一名男乐师用手紧握着一柄用黄金和青石制成的牛头竖琴,姿态安详而宁静。

数目庞大的殉葬者尸骨,让在场的每一位专家都忍不住要倒吸一口凉气。就在大家还没有从这种惊悚的场面中缓过神来时,一个新的疑问又出现了在这众多的殉葬者身上,人们竟然没有发现他们曾受过暴力侵害的痕迹。

此人在一遗址上发掘出刻有文字的陶器,考古家进入古墓后惊呆

据此,有人大胆推测,这些战士、乐师和宫女并不是奴隶,完全有可能是自由人。至于他们抛却生命成为殉葬品的行为,完全有可能是出于自愿。

这样的推断让每一个人都战栗不已。人们不禁要问究竟是什么神秘的力量,能让几千年前的人们甘愿放弃自己的生命,成为残酷的殉葬品呢?即便殉葬不是出于自愿,那么一个能拥有如此强大权力的君主,在当时的两河流域也是绝无仅有的。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所发掘的王族墓中,只有淑巴德女王时期的陵墓中出现了人殉,而其他时期的墓葬中,几乎没有人殉现象。

此人在一遗址上发掘出刻有文字的陶器,考古家进入古墓后惊呆

那么,淑巴德女王陵墓中的人殉现象究竟该作何解释呢?唯一合理的理由是,淑巴德女王墓展示的是一种特殊的丧葬仪式,殉葬者无论是自愿还是被强迫的,都表明了女王的权势与威严。除此之外的任何猜想,都是站不住脚的。

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为了展示丧葬的仪式,竟然要以活人的生命为代价?拨开沉重的历史烟云,一个交织着血与泪、闪烁着刀光剑影的乌尔时代,渐渐在人们眼前清晰起来……

此人在一遗址上发掘出刻有文字的陶器,考古家进入古墓后惊呆

大约在公元前20世纪中后期,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进入了一个群雄逐鹿的时代,乌鲁克、乌尔、尼普尔、基什及北方的阿卡德人都是这一地方的佼佼者。其中,乌尔王治下的乌尔城逐渐发展壮大,成了一支不可忽视的军事力量。

乌尔王拥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掌握了数量庞大的战车和各式各样的先进武器。士兵们全副武装,战斗力极强。在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庇护下,乌尔城迅速崛起,成了苏美尔文明的中心之一。

然而好景不长。从乌尔第二王朝后期开始,乌尔的军事实力开始一落千丈,对邻近地区的控制力也大不如前。与此同时,萨而贡领导下的阿卡德人却逐渐强盛起来,取代了乌尔,成了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新霸主。

在萨尔贡的孙子纳拉姆辛统治时期,阿卡德王朝达到鼎盛。但所谓盛极必衰,苏美尔城邦的叛乱和奴隶的暴动,使得阿卡德王朝在公元前2220年土崩瓦解。

此人在一遗址上发掘出刻有文字的陶器,考古家进入古墓后惊呆

随后,古提人趁机成为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统治者,而沉寂已久的苏美尔强者——乌尔城,终于迎来了重新发展壮大的机遇。数十年后,乌尔已经变得繁荣昌盛。乌尔第三王朝的创建者乌尔纳姆带领乌尔人击溃了乌鲁克人,辉煌的乌尔第三王朝屹立在了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乌尔城又成了两河流域的政治和文化中心。但从乌尔纳姆的儿子苏利吉时代起,乌尔的社会经济又走向衰落。公元前1738年,乌尔城在战火中被夷为平地,从此一蹶不振。虽然它曾于公元前4世纪时,历史上重现,但终究只是昙花一现。最终,乌尔城完全淹没在历史中,无人知晓。

今天,当考古学家们从乌尔王陵中发掘出那个辉煌时代的遗留物时,人们才依稀回想起那个曾经的美索不达米亚的壮丽城邦。凝神谛听,几千年前的战马嘶鸣似乎还在耳边回响……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 » 此人在一遗址上发掘出刻有文字的陶器,考古家进入古墓后惊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