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2000万年,南极洲(AntarCtiCa)的弗里斯山(FriisHi11s)变化不大。这使得它成为科学家发掘生物化石的主要地方

干青苔片早在2000万年前就已经死去,但是投入水中后却能像小海绵似地猛吸水分,变得柔软和粘糊糊的

▲扫描电子显微镜下看见的这只“螨”,是南极内陆生态系统的“大象”。尽管它比一粒米还小,但却是生活在那里最大的动物之一

今天的南极洲冰天雪地,贫瘠荒芜。除了栖息在海洋中的海豹、企鹅和大陆海岸上聚集的少数鸟类外,其它生物难以觅到。但北达科他州立大学的科学家亚当·刘易斯和阿伦·阿什沃斯找到的植物和甲虫表明,以前的南极洲并不总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时候气候温暖,至少在夏天是这样,到处充满着生命,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枝繁叶茂的树木曾经把这块陆地遮盖,很有可能包括现在的南极。恐龙在大陆漫步,过着惬意的生活。样子看上去像负鼠的有袋类动物四处奔忙,嬉戏玩耍,巨型企鹅几乎和职业篮球运动员一样高,悠闲自得地在海滩上走来走去。

这些纤弱易碎的植物竟然全被保存下来,真是令人惊讶不已。它们埋葬的地点是一个被严重破坏的岩石小岛。600米厚的冰河曾环绕弗里斯山流动数百万年,这些冰河被称为冰川,把路上的一切压垮挤碎。但是在这毁灭性的破坏中,位于小岛顶部的弗里斯山却像电梯一样上升。这种奇迹的出现,在于绕着弗里斯山流淌的冰川撬动了数十亿吨岩石并且将其带入大海。由于移走岩石重量,地球表面得以回弹,以缓慢的动作上升。就像人站在蹦床上,当床上很多岩石被搬走时,蹦床的弹力就会把人蹦起来。虽然山的上升幅度每年不到1毫米,但经过数百万年,却增加了几百米!正是凭借小山平台,被狂暴冰川呑噬的纤弱珍宝才得以到安全地保存下来。

寒冷和干燥保护死去的东西不会腐烂,缺水也使得它们成不了化石。年龄2000万岁的干燥青苔片放入水中时,仍然像海绵宝宝(SPongeBob)一样膨胀起来。如果把那些古老的木材用火点着,它仍然会冒烟。刘易斯感叹道:“它们是如此独特如此离奇,竟然存活到了现在。”

科学家们找到了生活在南极洲许多植物和动物的化石,其中的两块化石有助于改变人们对地球历史的了解。一块为舌羊齿属(Glos—sopteris)树,叶子长而尖。另一块是被称为水龙兽的古爬行动物化石,外形尺寸和现代猪相似,身上覆盖着像蜥蜴的鳞片。它体格魁梧,嘴里长着角质喙,用来切断坚硬的植物,靠利爪在地上挖洞。

美国波士顿大学戴维·马修教授领导的研究小组在南极洲一个名叫“干谷”的未结冰地区发现了很多古代生命的化石,它们可能是在地球温度急剧下降以前,留在南极冻土带的最后一批生命,包括苔藓、硅藻以及介壳类生物。马修说:“这些化石都非常罕见,尤其是介壳类化石,更是继1902年以来第一次发现。”

    通过收集冰架、南极生态系统、火山灰方面的资料,加上电脑模型,科学家们推测出了南极洲气候变化过程。马修说:“我们已经了解了南极洲气候巨变发生的时间和程度。1390万年前,南极洲气候开始发生巨变。在20万年时间内,最高气温下降到只有8摄氏度,迫使大量苔鲜和昆虫灭绝,南极洲从此进入永久性冰冻状态。”


推荐文章:闪电 奇异事件 木乃伊怀孕 摩天大楼

    研究人员认为,如果能够解开气候变化的谜团,就有助于今天预测未来的气候变化状况,从而避免灾难。同时,也能帮助科学家们解开火星上的秘密。通过这项研究,科学家们推测,未来南极洲气候变化将非常剧烈,在100到200年间,东南极洲的冰原将会融化,西南极洲冰原也会变的非常脆弱。

    引起这次大冰冻的具体原因还不清楚,但研究人员推测,可能是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发生变化,也可能是板块构造发生变化,影响了洋流,导致气候变化。

即使在今天,南极洲也没有完全死亡。在岩石下面,科学家发现令人毛骨悚然的爬行动物:一些蠕虫、小苍蝇、称为弹尾虫的6条腿小动物和与扁虱有关的8条腿螨虫。有一种螨虫虽然只长到1/4米粒大小,但极地生态学家喜欢将其称之为南极洲内陆生态系统的“大象”。因为它是生活在那里最大的一种动物,其他一些生物甚至比一粒盐还小。这些动物可能被风从暴露在冰川的一个山峰刮到另一个山峰,或者可能粘附在鸟的脚上被带到别处。它们的生存必须经历过许多个冰期的考验,当时的冰比今天更厚,暴露的山峰也更少。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即使是落到冰川上一个积满灰尘的石头,也可以为幸运的螨虫提供一个临时的“家”。

南极洲的确是一个自然环境十分严酷的地方,灭绝的生物留下的痕迹已经缓慢消失,然而一些耐寒的动物甚至坚持活到了今天。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 » 南极洲最极端气温地区存活着最古老的动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