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很多次的照片,本不以为意,有一个注释却吸引了我:杨过与小龙女在时隔16年后的阴历3月终于重逢,而戏外,2011年的阴历3月同样是16年后,古天乐和李若彤在飞往云南的飞机上相遇。?

古天乐对李若彤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姑姑’!说完连他自己都惊讶,竟然已经有16年了,这16年两人并没有怎么联系过,古天乐笑言:“姑姑还是那样,过儿已经老了!”????不管是真是否确有其事,总之心中一漾。人们心中的经典,之所以经典,是因为,那部戏载曾经自己的青涩、幻想、回忆、感慨和小心情。戏里戏外,他们演他们的,我们看的是自己的。

当年的白衣胜雪,当年的俊朗少年忽又在脑海铺开。时隔多年,那些虽然算不上唯美的镜头却皆有一份朴实的力量让人记忆犹新。

很多年后,我们长大,在现实里摸爬股滚打,也变得冷峻,早已看破了童话背后不堪一击的支撑点。但是一旦被触动,当年的一切又涌出,我们不知道童话建在哪里,他们呢?是演员,演完这一出,换上另一身戏服便又是一个别样的角色。我们告诉自己,那不过是一场戏,人生都是戏台,电视里演的怎么当的了真,即使是风华绝代,数年之后也不再会复还。

最近有点脆弱,喉咙还梗着,我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杨过的那句脱口而出的“姑姑”。 又或者是想起看到的另一件事情,有个女影迷曾大声问梁朝伟:你还记不记得当年的何宝荣?梁听见后回过身,远远地微笑,点头。恍然间意识到,他们还记得,他们还刻在心里!他们动情地流露仿佛在证明这个童话的真实,在问我们,你凭什么不信啊?

年少时曾看到的那些纷纷纭纭又挤在眼前:面黄孱弱的灵素用生命去换一个并不爱自己的人活下去;杨过放下断龙石笑嘻嘻地钻进古墓说要和姑姑同死;任盈盈背着令狐少侠不顾诸多风险上少林求医。还有那些小细节:岳灵珊在弥留时还不忘嘱托师兄照顾害死自己的夫君;程英在照顾杨过时,自己默默写下的“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苦难与欢乐,绝望与温情,我们不断的被吸引,被打动,白昼黑夜地遐想,那都是成长的一份子,如今长大,猛然想起:她跳下为他绝壁,他等待一十六年,他日重逢,一声“姑姑”情肠百结。这些年来,他静心于武学,她醉心于花蜂;他创出黯然销魂掌,她在每一只蜂身上刺字;他击出的每一掌都倾泻着对她的思念,她刺出的每个字都是为了等待他来。想起电视剧里反复出现的似乎人人都会的那句词:“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是啊,千山暮雪中,只影可归,何尝不是件幸事,这便是童话的意义,在说,这世间,总有一个人,是你生生死死的缘,遇见了,便是幸福完满,失散了,就生无可恋。我想琼瑶和金庸在这里是相通的:“等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想了一辈子,可依然感激上苍,让我有这个可等、可恨、可怨、可想的人,否则,生命将会是一口枯井,了无生趣。”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 » 《神雕侠侣》:千山暮雪,只影可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