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欧和南欧,普通欧洲人的白皮肤及棕色眼睛是最近才进化而来的。(BRUCE MCINTOSH/ISTOCKPHOTO

  大多数人都认为欧洲是白种人的老家。然而一项新的研究显示,苍白的皮肤以及其他一些特征,例如成年人高大的身躯和消化牛奶的能力,都是最近才出现在欧洲大陆的大部分地区的。在日前于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召开的美国体质人类学家协会第84次年会上公布的这项研究成果,为人类在欧洲的进化提供了戏剧性的证据,表明大多数现代欧洲人已经不再像他们8000年前的祖先了。

 

  在中欧和南欧,普通欧洲人的白皮肤及棕色眼睛是最近才进化而来的。

 在过去的1年中,随着研究人员对古人群基因组——而非少数个体——完成了测序,有关欧洲人的起源问题便陷入了激烈的争论之中。

  研究人员对遍及欧洲的考古遗址中的83具古代个体进行了研究。通过对贯穿其基因组的脱氧核糖核酸(DNA)的主要片段进行比较,一个国际研究团队在今年早些时候报告称,现代欧洲人是至少3个古代狩猎采集者人群与在过去8000年中单独迁徙至欧洲的农民之间混合后的产物。这项研究表明,从黑海北部草原大规模迁徙而来的Yamnaya牧民可能在距今4500年前将印欧语系带到了欧洲。

  如今,由相同研究团队完成的这项新研究对相关数据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旨在寻找在这种强烈自然选择背后的基因,包括有利于他们在过去8000年里迅速席卷欧洲的一些特征。

  作为来自哈佛大学人口遗传学家David Reich实验室的一名博士后,通过将古代欧洲人的基因组与来自“1000基因组计划”的较近基因组进行对比,人口遗传学家Iain Mathieson发现了曾经历强烈自然选择的5种与饮食和皮肤色素沉着变化有关的基因。

  首先,科学家证实了一个较早前的研究结果,即欧洲的狩猎采集者在8000年前并不能消化牛奶中的糖分。

  研究人员还注意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那就是到达欧洲的第一批农民也不能消化牛奶。这些在距今7800年前来自近东地区的农民与4800年前来自草原的Yamnaya牧民均缺少帮助成年人消化牛奶中的糖分的LCT基因。直到大约4300年前,乳糖耐受性才席卷欧洲。

  当提到皮肤的颜色,该研究团队在不同的地点发现了一个东拼西凑的进化过程,并且是3种不同的基因生成了浅色皮肤,从而讲述了一个在过去8000年的过程中,欧洲人的皮肤如何变得越来越白的复杂故事。

  假设4万年前最早定居在欧洲的走出非洲的现代人拥有深色的皮肤——这有利于他们在阳光充足的纬度地区生存。而新的数据证实,大约8500年前,生活在西班牙、卢森堡和匈牙利的狩猎采集者也同样生有深色的皮肤——他们缺乏能够导致皮肤褪色,即形成现代欧洲人苍白肤色的两种基因:SLC24A5与SLC45A2。

  然而在遥远的欧洲北部——这里的低光度更有利于浅色皮肤,研究团队却在狩猎采集者中发现了一幅完全不同的场景:来自瑞典南部Motala考古遗址的7具7700年前的古人均携带了两个浅色皮肤基因版本:SLC24A5与SLC45A2。他们同时还拥有第三个基因——HERC2/OCA2,这种基因带来了蓝眼睛并对浅色皮肤和金发亦有贡献。

  因此生活在欧洲北部的古代狩猎采集者已经拥有了白色皮肤和蓝眼睛,而与此同时,生活在中欧及南欧的人却依然具有深色皮肤。

  之后,来自近东地区的第一批农民到达欧洲,他们携带着浅色皮肤的两种基因。随着这些农民与当地的狩猎采集者通婚,其中一种浅色皮肤基因横扫欧洲,这也使得中欧人和南欧人开始具有浅色皮肤。而另一个基因版本SLC45A2一直处于低水平,直到距今5800年前才高频率出现。

  研究人员同时还跟踪了一些复杂的特征,例如身高,这是许多基因之间互动形成的一个复杂结果。

  令人惊讶的是,研究人员在这种强大的自然选择中并没有发现相关的免疫基因,这与之前的假设——疾病在农业发展后会大量增加——恰好相反。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人类遗传学家George Perry指出,这项研究揭示了个体的遗传潜力如何被其饮食以及对环境的适应性所塑造。他说:“我们现在正在得到一张有关自然选择是如何运作的更为详细的图景。”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 » 欧洲人的白皮肤及棕色眼睛是最近才进化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