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作为中国历代的首都,虽然有着浩然的国运之气,但是由于死过太多人,发生过太多的冤案,导致此地的阴气同样猖獗。在北京有着著名的四大凶宅,今天要探灵的就是北京虎坊桥湖广会馆,据说这里的前身是一座乱葬岗,住在附近的居民,经常被鬼半夜敲门。

北京四大凶宅北京朝内大街81号西单小石虎胡同33号、虎坊桥湖广会馆、北京西安门礼王府
 
北京虎坊桥湖广会馆
 
湖广会馆本来是两湖(湖南、湖北)人士为了互相联络乡谊而创建的同乡会馆,早在1808年就开始修建,到竣工之后总面积达到43000多平方米,能够容纳上千人,在清朝末年,很多有名的人都在这里演出过,比如谭鑫培、余叔岩等。
 
由于后来的战乱与纷乱,导致这个虎坊桥湖广会馆从此被荒废,后来解放之后,又重新修建,但是本来好好的会馆却变成了灵异之地,还成为了人尽皆知的北京四大凶宅之一,知名度不下于故宫灵异事件,这还得从湖广会馆闹鬼事件说起了。
 
湖广会馆闹鬼事件,半夜鬼敲门
 
【张居正全家被冤死】
 
一种相传此处是明朝张江陵故宅,张江陵即明代著名改革家张居正,万历十一年(1583年)三月,神宗下诏夺去张居正上柱国封号和文忠赐谥,并撤其子锦衣卫的指挥职务。五月,张宅被查抄,饿死十余口,长子敬修自杀,三子懋修投井未死,保存了一条性命。神宗在刑部尚书潘季驯的乞求下,特留空宅一所,田十顷,以赡养张居正的八旬老母。
 
【凶宅前身为乱葬岗】
 
虎坊桥湖广会馆闹鬼之说由来已久,非谭复生(嗣同)公殁后方有。百姓曰,此处建会馆之前为一片坟茔,南人称之为乱葬岗子,后民国初年有佛山大贾斥资建义庄,雇一面如狮的麻风老者看管义庄,也是异状,待老人在此居住之后,乱葬岗子原来的夜夜鬼哭和磷磷鬼火渐渐少了。
 
直至老人无疾而终,因为其曾患麻风,面目骇人,从无百姓赶上前搭讪,老人的身份也永远成了迷。 自老人死后,厉鬼重生,有行止不端或者不孝人家常见墙外无端扔来些石头瓦砾,并传来訇骂声,开门却杳无一人。
 
张居正毁誉参半,下场凄惨无比
 
虽然张阁老身后的惨烈到了亘古没几人的地步,但他死之前绝对是位极人臣,只手遮天的。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他肯定不是好人,原因很简单,好人到不了他的位置。张居正所担当的职务是内阁首辅,这个官位在明朝相当于宰相,甚至很多时候可以约等于实际的皇帝。
 
没办法,明朝这个奇怪的王朝在长子继承制这个愚蠢的即位制度误导下,盛产了N个懒皇帝,要没内阁这个人才辈出的权利机关维持,怎么可能撑了276年。怪不得连傲慢的英国人也学习明朝人发明这个掌权机构,在自己的国家设立了内阁。
 
内阁是重要的,而内阁首辅更是重中之重。俯瞰明朝担当这个职务的列为先贤,杨廷和,严嵩,徐阶,张居正,哪个在位时不是权倾朝野,连皇上都得让三分的人物。作为一位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张居正可谓是毁誉参半。很多人都觉得表面上是给皇帝当老师,实际上是把皇帝当玩偶。据说当年他给皇帝讲学时候连其坐姿都有严格要求,稍有不合乎规则便斥责以对。
 
以至于被他管怕了的皇帝找他算帐,都得等到他死后方敢动手,万历皇帝之废物无能也由此可见一斑。张居正死时很多学者像王世贞,沈德符都从张居正“积热伏于胃,流为下部热症”的症状推断他死于过度服用春药,可见是个纵情纵欲之人。具野史传言很有几分“姿色”的张居正和李太后很是有点不明不白的关系,我想无风不起浪,而且我怎么看万历皇帝把他刨坟鞭尸的架势怎么觉得像后来顺治帝处置多尔衮。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 » 虎坊桥湖广会馆闹鬼事件,乱葬岗变身凶宅半夜恶鬼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