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异功能英文简称ESP,(全称Extra-sensory perception)。“特异功能”是我国的叫法,国外最初称之为“灵学”、“心灵学”,现在又逐渐为“超心理学”一词所取代。它的研究对象主要可归为两类:一类是认识上的超常现象,即“超感官知觉”;一类是意念直接作用于外界事物,称作“心灵致动”。具体内容庞杂,例如透视、遥视、思维传感、预知、意念移物、意念治疗、灵魂出窍、附体重生、幻影续存等等。冷战时期,特意功能也曾被用于军事竞赛中。

冷战时期前苏联的特异功能者

试图感应海底潜艇 劳民伤财被迫停手

冷战期间,美苏两国使出浑身解数刺探对方军政情报。赫鲁晓夫时期,苏联政府甚至成立了一个由“特异功能者”组成的绝密实验室,培养特工人员。这些“超级特工”据说能预卜凶吉,洞察未来,甚至可以从电视上出现的外国元首影像中“看出”其健康状况。

近日,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刊登了一篇专访。被采访者是一名已经去世的老人,退休的莫斯科大学教授亚历山大·斯皮尔金。他在临终前,向媒体披露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斯皮尔金生前拥有一系列令人称羡的头衔:心理学和哲学博士、俄科学院哲学所的主任研究员、莫斯科大学教授等。另外,他还参与了《苏联大百科全书》的编写工作。但人们不知道的是,他还是苏联科学部“生物信息”实验室的首任领导。

实验室成员经过严格面试

20世纪60年代,苏联步入“解冻”时期,各种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思潮鱼龙混杂。在莫斯科综合技术博物馆,聚集着一群痴迷于“心灵感应”研究的人。其中的核心人物是一个名叫沃尔夫·麦辛戈的著名“特异功能者”。当年全苏联的大街小巷都挂着他的宣传海报:“遥距猜透心思试验!”

那时的斯皮尔金也对“特异功能”情有独钟,极力主张对这些超常现象进行研究。他认为,尽管这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看荒诞不经,但是作为一种客观现象不可以简单加以排斥。果然,和他有类似想法的还大有人在。一天,斯皮尔金被“宣召”至苏共中央委员会科学部,受命组建专司研究“特异功能”的“生物信息”实验室。

实验室的地址选在莫斯科市的弗尔曼巷,占据了6号楼的两层。按照编制,实验室应该征召200名工作人员。应聘者在申请中必须回答一系列专业问题,譬如说:“您自己发现或周围人指出您具有什么超凡能力?”“您都做什么样的梦?彩色的吗?”“您是否能影响别人?”“您曾尝试过给人治病吗?”面试也很严格:考生站在一块黑板前面,由三名已经“验明正身”的“特异功能大师”和斯皮尔金本人组成的评审委员会作出裁决。

斯皮尔金曾向《共青团真理报》记者现场演示了一套对应聘者是否具有特异功能的最简单的测试方法:“用您左手中指靠近我的手指,快接触到时迅速移开。如此反复数次。现在让您的两手手掌交替上下。噢!我的手指也开始颤抖……您具有强大的生物场,可以加入实验室了。”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 » 冷战时期前苏联的特异功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