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说为您带来中国历史相关精选内容

新中国成立之初,解放大西南的战事仍未竣事。在此时代,曾发生过一次规模不算稀奇大,却足以令人称奇的追歼战。之所以说是“奇”,是因为敌方双方在人数对比上极为悬殊,竟是由解放军一个班,耗时两个多月,追击两千多里,毁灭了国民党一个团,并且这个班无一人伤亡!

这件奇事发生在1049年10月,其时解放军第十八兵团六十二军一八六师五五七团衔命将正在逃窜的国民党某部第三十团予以追歼,并且务必将其覆灭在四川边境,以免骚动其他省份的安宁局势。

五五七团接到号令后当即全力进军,而冲在最前面的就是该团三营九连三班。这是一个增强班,共有十八名兵士,他们建功心切,作战都非常勇猛。

该班是在甘肃文县一带率先发现敌军的,但仇敌只是稍作抗击就逃跑了,三班紧追不舍。敌军逃到白龙江边,先后炸毁了一座铁索桥和一座木桥,目的就是不让解放军过江。

三班赶到江边时,发现水流太急无法泅渡,只得绕道而行。这一绕就绕了六十多里,但他们断定敌军势必逃往四川境内,是以并未迷失偏向。最后他们决意,往四川青川县一带疾进,尽量加速行军速度,争夺堵住仇敌。

为此,三班战胜连日来的委靡和饥饿,不分日夜地急行军,就如许吃力追了快要两个月,旅程跨越两千多里,一向紧紧追随,始终没有让敌军逃脱。只不外有个问题:他们与大军队也临时失去了关联。

此时已是十二月中旬,三班顶风冒雪,忍饥挨饿,追到剑阁县的一个名叫雷家河的村庄,发现有敌军头天晚上在村里鼎力抢掠一番后,逃到四周的尖子山上去了。据本地村民透露,敌军约有七百余众,在山顶厉兵秣马,放置了尖兵,架好了重机枪,细密提防解放军。

针对这种情形,三班全体人员开会进行了商议,最终班长崔福庆制订出一个详尽的作战规划。

第二天破晓,兵士们化妆成国民党败残士兵的式样,在本地一位村民的率领下,从一条鲜为人知的巷子摸上山去,筹算偷偷爬上仇敌架设有重机枪的山头,掌握住他们最强的火力点。

说来也巧,兵士们在上山途中赶上一小我,此人本是敌三十团的一名伙夫,连日奔逃实在撑不住,便开了小差。当他得知眼前的人是解放军时,自动交卸:敌军已将重机枪移设至山后,如今团长夏国胜正在给全团官兵训话,随时预备持续逃窜。

三班兵士便让这名伙夫引路,默默来到敌军鸠合处四周一个山头,果真看到敌军的踪影,正如伙夫所说的那样。

可是一名眼尖的敌军尖兵不知为何发现认识放军的身影,倏忽大喊起来。敌团长一听“共军来了”,个个惊惶失措,他们切切没想到这一路奔逃,照样被解放军追了上来。

敌团长高声喝叱士兵冲上解放军地点的山头,抢回制高点。三班兵士哪会让人们得逞?敏捷甩出一拨手榴弹,把这些劈头盖脸往上冲的仇敌打退了。

紧接着,班长崔福庆把全班十八名兵士分成三组,除一组留守,此外二组又离别占领摆布两个山头,对敌军形成三面夹攻之势。在三组兵士机枪、步枪和手榴弹的凶猛冲击之下,慌作一团的敌军基本没有组织起有效的还击,被打得溃不成形。固然解放军只有一个班,但因为仇敌军心大乱,还认为有大军队包抄了他们。

这时,三班兵士不失时机地大打心理战术,络续向敌军喊话。不少早已对逃窜生活无比厌倦的敌军士兵,此时已无力查明解放军的真实军力,而是纷纷扔下兵器举手屈膝。敌团长夏国胜一起头还挥舞着手枪威胁士兵们不得屈膝,目击基本喝止不住,且大势已去,便无奈地扔掉手枪,本身也走进了屈膝的队列中。

后来统计,除了一些腿脚快的敌军趁乱逃脱,一些运气差的敌军被炸死打死之后,尚有二百一十名官兵缴械屈膝,包罗九名排以上军官。此外,缴获了轻重机枪十九挺、六零炮十二门、八二迫击炮六门、手枪六支,步枪近二百多支,以及多量弹药。更让人不测的是,十八名解放军兵士竟无一人伤亡。

就在解放军收押俘虏、清点兵器等等忙碌个一直的时候,已屈膝的敌团长夏国胜看着面前进进出出的解放军总共就那么些人,心中也越来越困惑,便试探着扣问眼前的解放军兵士:“贵军如斯神勇,不知此次追捕我们,出动了几多军力呢?”

“几多军力?不都在这儿了吗?总共就是一个班。”兵士朗声答道。

“一个班?我的天哪!此次吃亏吃大了……”夏国胜满身如被电击,瘫坐在地久久无法站起来。

在次斗争中,锲而不舍、英勇斗胆的解放军三班,竟以一个增强班毁灭敌军一个团(按人数而论,切实地说是半个团的军力),缔造认识放战争中一个事业,后来在整个六十二军中也被传为美谈。

没过多久,六十二军在四川西部召开了一个十万人庆功大会,对这个班的英勇示意赐与了充裕赞誉,并授予红旗圭臬班声誉称号,全班有四人荣获特等功至三等功。

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历史的文章,请点击中国历史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 » 一场令人称奇的追歼战:区区一个班,凭什么歼灭敌军一个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