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第一个派出西方的公使为什么居然是外国人?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8-17 10:40:02 

你知道近代中国派出国的第一个公使是谁吗?他居然是个外国人。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清当局其实非常想和西方列国交往起来,想派小我去西方考查。之前派出了斌椿欧洲旅行团,年仅70岁的老头子担负起来了睁眼看世界的义务,对他本身来说或许是个幸事,然则对于大清国来说倒是某种哀思。

东土西来第一人 斌椿

斌椿考查团是非正式的,他不克和外国当局进行商洽签约,所以清当局照样要急需派出一个正式的使团,因为以前签署的合同快到了修约期,大清国也需要和外国参议更多事宜。

那么问题又来了?派谁去?

天进取国的人大多不耻于去西方,就算有人想去,甘心背负“汉奸“的骂,那么见了外国君主若何施礼却十分棘手。

其实清朝迟迟不派使者去西方,皇帝也不见外国的使者,很主要的原因就是不知道行什么礼仪,这背后反映的清当局照样放不下天进取过的架子。

是跪照样鞠躬

昔时马嘎尔尼来华的时候,他和和珅就纠结在这个问题上。

和珅说要见我大清朝皇帝,就必需要三跪九叩;

马嘎尔尼说,我见我们君主的时候,只需鞠躬,三跪九叩又是个什么器材呢?

和珅说,我是天进取国,谁见了皇帝都要行大礼。

马嘎尔尼就说:“若是要我三跪九叩,那么你也得对着我们英国君主的画像三跪九叩。”

双方僵持不下,最终各让一步,马嘎尔尼行单膝跪地礼晋见我乾隆大皇帝。

单膝跪地

然而,你不知道的是,马嘎尔尼究竟是单膝跪地,照样三跪九叩,其实真是的汗青复杂得多。马嘎尔尼本身写的《乾隆英使觐见记》说他据理力争,毫不退步,最终是单膝跪地,固然没有完成使命,然则做得不失庄严。

然则在中国这方面的资料,和珅写的奏章中称,英国使者行了三跪九叩之礼。史学界认为,马嘎尔尼在中国应该是下跪了,并且是九屈膝,九鞠躬。

因为马嘎尔尼回到英国之后,能够随便说,然则和珅在北京不成啊,英国行了礼,他就得说行了,没有施礼,他就不克说,不然乾隆看着,那就是欺君之罪;并且英国使团的秘书也说,“我们按照本地的礼貌施礼,跪地,磕头九下。”

此外呢,嘉庆时期,英国又派来了阿美士德使团,也因为礼仪问题发生辩说。嘉庆说:“乾隆五十八年尔使臣施礼跪叩如仪,此次岂容改异?”

这一方面解说了马嘎尔尼是下跪了,另一方面也解说这个礼仪问题一向很主要,成为了使者觐见皇帝的阻碍。

若是乾隆、嘉庆时期大清国还能够凭借天进取国的身份傲娇地拒绝交际关系,那么到了慈禧太后垂帘听政的同治时期,大清国就没有法子再傲娇了。

然则外国使者觐见皇帝行什么礼仪的问题一向没有获得解决,所以同治皇帝就始终不见外国使者,以皇帝幼小的来由拒绝。

可是现在要派中国使者去觐见外国的君主,这个问题就又来了。其实外国君主不介意,你见我们就鞠躬就行了,然则大清国不克接管。

因为若是中国的使者对外国君主行鞠躬礼,那么外国使者见中国皇帝就会以此为例,也要行鞠躬礼,这与天朝轨制不相符。

那么怎么办呢?怎么解决呢?

天才的奕?以退为进的方式回避了这个问题:中国人见外国君主欠好施礼,那么我们就不派中国人做使者好了,我们派个外国人去不就行了吗。

是以,中国第一个正式的交际使团的团长就由外国人率领,他就是其时退休的美国公使蒲安臣。

或许你感觉荒诞,然则这是然则没有法子的法子。

我们先来看看蒲安臣是个什么人。

蒲安臣

蒲安臣是个中文名字,他的英文名叫Anson Burlingame,出生在美国纽约州。他1820年出生,比林肯小11岁,履历了美国有名的南北战争。蒲安臣是林肯的果断支撑者,他也是顽强的废奴主义者。

来中国之前,蒲安臣就已经是美国的一个政治明星。作为哈佛大学法学院的高材生,他崇尚自由、平等的美国主流价格,果断否决黑奴轨制。

1856年,美国国会发生一件事,来自南方的一个议员叫布鲁克斯,殴打了一位首倡自由主义的议员。蒲安臣对布鲁克斯的行为十分不满,在国会揭橥了有名演说《马萨诸塞州的抗辩》严峻批判了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一听这个,心里就来气,非要和蒲安臣来一场正人之战——决战。蒲安臣也不示弱,说决战就决战,然则我有两个前提,一个是所在必需要尼亚加拉大瀑布上,一个是必需要用来复枪。

布鲁克斯说,决战就决战呗,你这么说事,咱不和你玩了。

就如许,蒲安臣捡回来50%或者丢掉的命,还一举成为了其时的政治明星。

蒲安臣在本身政治生涯中,果断捍卫所谓的公理、主权和人道主义,他支撑林肯竞选。1860年,林肯竞选成功之后,作为回馈,录用蒲安臣为祝奥地利公使。

可是奥地利认为蒲安臣支撑本地民族的自力,不迎接他入境,于是林肯就把他改派为驻华大使,蒲安臣就如许成为了美国第一任驻华大使。

其时的美国不算是世界大国,并且忙于南北战争,所以他们对大清国的影响非常小。再加上蒲安臣自身是小我道主义的信仰者,所以美国其时的对华政策十分暖和,甚至蒲安臣老是帮着清当局在列国之间周旋。

是以清当局对蒲安臣的影响稀奇好,称他为“大清国的老同伙“。

一晃七年曩昔了,蒲安臣在中国的任期将满,他要回美国了。临走之际,奕?筹措一桌子佳肴,要送行。

蒲安臣很是打动,对奕?说:“若是往后碰到什么事,好比与列国不屈之事,我必出力互助。“(蒲安臣自言嗣后遇有与列国不屈之事,伊必十分出力)

奕?听后,一拍大腿,说:“好!那你就代表我们作为公使出访列国吧!“

看起来奕?的这个决意十分随意,其实否则,他们其实暗地里对蒲安臣考查良久了,感觉他为人处世和平,平时也总站在大清国的角度想问题,是以派他出国,若是碰到对中国晦气的事情,蒲安臣应该也会死力派难解纷。

蒲安臣对这一录用也是欣然接管,因为这是他留名青史的好机会。

奕?就立刻上书两宫太后和皇帝,恳求让蒲安臣作为大使出访列国,如许解决了中国急需出访西方的需要,也解决了礼仪的问题,因为蒲安臣是个外国人,他若何施礼,就和大清朝显得不是那么有关系。

除了蒲安臣作为使团的领队之外,清当局还派出了志刚和孙嘉谷两名中国工资钦差,和蒲安臣会同打点一切中交际涉。

1867年11月21日,两宫太后正式下达圣旨说:使臣蒲安臣处事和平,洞悉中外大体,着即派往有约列国,充办列国中交际涉事务大臣。

蒲安臣成为了中国第一任大使。

蒲安臣考查团

清当局派一个外国人担当中国的大使出访西方,如今看来似乎有些风趣,也有些讪笑。他们不担心蒲安臣吃里扒外,偷偷出卖中国的好处吗?蒲安臣究竟有没有对峙公理,完成好使命呢?


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历史趣闻发布:

猜你喜欢: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