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然我也想不出更好的书名,但却认为张宏杰的新书《坐世界》这个名字起的欠好。感受像厚黑学一般。

总体上看,中国现今的史学叙事模式,受黄仁宇的影响很大。看现在这些汗青大咖的自述,根基上他们看到《万历十五年》时,都发出过“本来汗青还能够这么写”的感伤。

张宏杰也不破例,他的书中,一向有着黄仁宇的影子:严谨的史学考据,故事化的写作体式。

我不否认那些学术性更强的汗青著作的主要性,但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加汗青喜爱者,我更能接管的,照样故事化的汗青叙事体式。因为这种叙事体式更贴合人的本能,因为从古至今,从世界到中国,几乎所有人都是喜欢听故事的。

当然,讲故事的能力又有凹凸之别,像故事会读者这些,讲述的或者更多是一些浅条理的故事,然后里面再杂糅一些世俗化的心灵鸡汤,至于叙事构造则简洁清楚,让人没有任何阅读障碍。也恰是基于这些要素,这些故事类杂志在国内市场长盛不衰。

而我认为讲故事的高手,则能力高明,能够兼顾故事的构造、内容、文本,以及施展个中的观点和价格观,并将这些元素做以巧妙的放置,为读者烩制一桌到处颂扬的大餐。

这类作家在中国无疑是极其贫乏的,但我认为,张宏杰算是个中的一位。他不只是讲故事的高手,并且价格观健康,经他烩制的汗青大餐,并没有像国内好多汗青著作一般,要么流于稗官别史式的猎奇,要么则是价格观及其脏脏的阴晦机谋。他笔下的汗青人物,不是非黑即白的脸谱式,而是情绪雄厚,性格立体的活生生个别。

对于汗青人物的论断,张宏杰也是开放式的,并无定论,而是抱有“同情之懂得”,站在特定的汗青际遇下感知人物。

而此次他的新书《坐世界》,在我看来冲破性的一点,则是引入了社会意理学来剖析汗青人物。

这本书中,拔取的是中国汗青上9个命运各异的帝王。第一小我物是清朝的嘉庆皇帝。对于这位上承康乾盛世,下接鸦片战争的皇帝,在周全梳理他生平的同时,张宏杰给出词汇是“嘉庆中衰”。讲述他从在朝初期的励精图治,强力反腐,到晚期的疲惫失望,回来保守的悲剧式平生。

对于大好人嘉庆皇帝的评价,张宏杰总结的非常巧妙:漫长的“交班人”生涯,对嘉庆皇帝的性格造成了弗成逆转的危险。在二十多年的储位生涯中,他养成了凡事四平八稳、面面俱圆的性格,干事信条是平安第一、不犯错误、不留辫子。做人气势是中庸平宁、不标新、不立异、不出格。“稳健”,他认为是本身的最大长处,实际上也是他的最终束缚。大清王朝的不幸,就在于需要伟大人物的时候,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倒是一个平庸的大好人。

再说到我们都熟悉的光绪皇帝,在我们的概念中,这应该是一个秀气文弱,被慈禧太后历久压制的悲剧性人物。但在张宏杰梳理汗青的过程中,他发现,其实“谁人秀气、文弱的光绪皇帝,有着完全相反的另一面:躁急、偏执、骄恣。事实上,畸形的成长情况中,他的人格始终没有完全发育起来,很多心理特征仍然停留在儿童阶段。那场有名的改造之所以失败,雨皇帝性格中的这种缺陷很难说毫无关系。”

还有就是宁靖天堂的首脑洪秀全,对于这个曾给中国带来伟大灾难的农民起义家,张宏杰如斯评述他:19世纪中叶,中国汗青巨流之所以显现谁人惊天大弯,仅仅是因为被一个乡间年青年头人的怪梦轻轻撞了一下腰。这个梦是如斯瑰异、如斯烂漫、如斯怪异,又如斯惊悚。它似乎是上天的一个寓言,预示着它将整个中国带入一个同样惊悚而狂乱的迷梦傍边。

这种出色的描写在《坐世界》中触目皆是,而这种从心理学来剖析汗青帝王的写作体式,无疑是一种勇敢地测验,令人看来耳目一新,收获颇多。固然如今还不克证实这种写作体式是否能受到学术界的承认,但从读者到角度,无疑是幸福的。

所以如今向人人介绍张宏杰的这本新书《坐世界》,值得一读。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 » 《坐天下》:皇帝的心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