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皇皇,地皇皇,莫惊我家赤子郎,倭寇来,不要慌,我有戚爷会招架。”这是在我国东南沿海一带广为撒布的一首民谣,谣中的戚爷指的是明代有名抗倭名将、民族英雄戚继光。

戚继光(1528年—1588年),字元敬,号南塘,晚号孟诸,山东蓬莱人。戚继光出生将门,自幼便发奋驰骋沙场,保家卫国,曾挥笔写下“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的有名诗句。戚继光17岁时承继了父祖历任的登州卫批示佥事之职,25岁时被提拔为署都批示佥事,担负起山东沿海戍守海域、抗击倭寇的重任。

倭寇的形成,最早要追溯到元朝。为了剿灭倭寇之患,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素有威名的戚继光被调任到倭患最为严重的浙江任都司佥书,主持这一区域的抗倭斗争。戚继光初至浙江时,这一区域卫所空虚,士兵老弱;将官不习技艺,不懂兵书;水军战船十存一二,且年久失修……有一次,八百多名倭寇侵入浙江沿海的龙山所,戚继光亲自率军迎击,然则因为明军老弱怯战,接战没几个回合,便已展现出溃败的迹象。在这危机关头,戚继光一马当先,冲至阵前,连发几箭,将倭寇的几个头子射倒,倭寇明军统帅如斯英勇,便仓惶逃窜。为了改变这种战士孱弱、预防松懈的近况,戚继光从本地的渔民、蛋户中招募新军,并加以严厉的练习,这支戎行固然人数不多,只有三千多人,然则打起仗来,却个个都能以一当十。这支戎行不光作战勇敢,并且规律严明,从不敢乱民扰民。本地的人都亲切的称谓这支规律严明、能征善战的部队为“戚家军”。戚继光依靠这支能征善战、规律严明的戎行,在抗倭的斗争中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

戚继光斩子的故事几百年来一向在闽、浙一带广为撒布。在福建莆田,这一故事还被改编为闽剧《戚继光斩子》,以艺术的形式在民间盛传不衰。此外,在福建宁德、连江、闽侯,浙江义乌等地也有雷同的传说。戚继光斩子的故事究竟是不是汗青事实,究竟发生在谁人处所一向众口纷纭,没有定论。

也有人认为戚继光斩子的故事发生在浙江台州区域。戚继光率领戚家军在浙江抗击倭寇,几回大的战争都连战连捷,打得倭寇是心惊胆战。有一次,戚继光率领军对在台州府围剿一股倭寇,倭寇与戚家军接战之后,很快大北,有一股残敌想绕道城北的大石退守仙居。为了彻底覆灭这股倭寇,戚继光立刻命本身的儿子戚印为前锋,率领戎行抄近路在白水洋常风岭一带伏击。临行前戚继光几回交卸戚印,与倭寇接战之后,不要急于求胜,要佯装失败,将仇敌诱至仙居城外再予以还击,以迫使城中的倭寇出援,一举毁灭。违反军令者要按军法措置。戚印率军达到常风岭之后,将戎行潜伏在山道两旁的树丛中,此时,倭寇的部队也沿着这条山道开了过来,前面还押着一些抢掠来的妇女和牛羊等,戚小将见后,生气万分。再也沉不住气,立时命令戎行睁开总攻,一时间矢石齐飞,刀枪猛舞,喊声震天。戚印只顾了奋勇杀敌,竟然忘怀了父亲临行前交卸的只许败,不许胜的交待。顷刻间就将仇敌全歼在山道之上。后来戚印率军回营,将士们都言戚印作战勇敢,杀敌有功。但戚继光却在在听完儿子禀报之后,勃然盛怒。说他违反军纪,不遵守批示,应该以军法措置,便命将校将其绑出辕门外处死。诸将固然吃力吃力求情,说戚印固然是触犯了军令,但其大北倭寇,也是有功之臣,可将功抵罪。但戚继光却认为戚印明令故犯,贻误军机,不容不诛!若是不杀则军纪难以严明如初。最终,照样斩了儿子。后来本地的公民眷念戚令郎,便在常风岭上为他建造了一座太尉殿,据说这座大殿的残迹至今犹存。